入党

    轻松,难得的轻松,终于在下午大睡了一场,好象把几个世纪的瞌睡都睡完了。

    5点钟才爬起床,主要是因为我突然心理紧张,必是有啥麻烦了。连忙开机(今儿故意关机睡觉,以前可没有这样的行为,所以欢迎朋友在半夜骚扰,本人必然奉陪),果然同事的电话打了过来,还是大吼:“你在哪?还不过来,今天党校考试你不知道啊?我们都考了一个小时了,估计还要一个小时,你自己跑步过来,记得把党章带上!”没给我说话的机会,他就挂线了……有啥说的,别人都这样急了,我还是奉陪他急一次吧?

    学校让我到党校学习,我很乐意地就同意了。现在有点想入党了,一是因为妈妈的念叨,估计我不入党就会被她的口水淹死。二是因为共产党干事确实有成绩,看看周围那样多的垃圾都能当个党员,我这样老实又有为的热血青年不入党也太可惜了。所以,请党组织尽情考察俺吧……

    入党要首先得有个思想认识。书面申请上我不能添枝加叶、胡说八道,想了想还是应该在这里交代清楚自己的思想状况。

    从高中到大学我都是不入党的那一分子,党校学习都是最后一次去考试直接结业的。当时没搞清楚为什么我能过,后面才明白因为有哥们比我还熊:别人连考试都懒得去了,不抓他抓谁啊?而自己为什么不积极入党呢?现在回忆,是因为当时看到更多的还是党腐败的一面,当我真正进入了社会认识了生活了解了国际社会,我才从另一个角度看到共产党的不容易。多看看别人的事迹,我发现思想觉悟高的党员同志就是值得俺去学习(那披着党员皮子的渣滓就不说了,这些孬孙,净败坏党)!因为我是做不到的,大学的时候我经常考虑一件事,我是一个极怕蛇虫的人,如果我党敌人抓到我,不用上老虎凳,也不用电烙铁,什么都不用,只消往我身边不远处放条花蛇,我就会全招(还不能扔到我身上,那我立马暴毙,白抓了),所以我是坚决不能入党的,我怕损坏我党声誉啊。这也是对我党责任心的一种体现吧?坚决不入就是现代”执行力“彻底的体现吧?而且当时不喜欢自己的专业,就想着毕业进外企,外企是不要党员的,别人嫌搞着党工委麻烦!

     终于出了大学校门,融入了生活的我才知道生存的艰难,刚才线上碰到“清华”的刘星雨,知道其失业了,清华啊!哈哈哈哈……大学中的我够单纯,社会中的我才真实。开心乐观热情老实地过着日子,常常因一件小事而振奋,常常为一个人物而感动;做真实之人,做份内之事;关爱朋友亲人,关心弱势群体;更重要的是,我全身心地爱着我伟大的祖国!

     “我的二大伯是一党员,这家伙70多了,挺耐活。二大伯深为老实肯干而自豪,但他没有文化,描绘不出当年的老实样,象后河的顽石?还是田地的土蛋?我只好意犹未了地提出看看他的勋章。他有些扭捏,大有好汗不提当年勇的感觉。在我的软硬兼施下,他还是拿了出来,古旧古旧的,铜质发乌。他爱惜的抚摸着,忽然间话语多起来。说,当时他年龄不是一般的轻,刚好比枪高那么一点,可谓先天不足,征兵的人想把他剔苗回家算球了。后来征兵的一位首长看他老实,就让他当了勤务兵。结果,在战斗中,首长-大约是位连长,死球了,他挂了彩,坚持不下火线,一直到最后,入了党,提了干。我对死球了的首长不感兴趣,对他的结论却是 念念不忘。他总结如下:老实人好啊,我就是沾了老实的光。好像计划经济时代的贫农夸耀:我家大大的贫农啊!”

     不知道写到哪去了,好象有点乱。反正有点兴奋:要是能让老妈不再朝我喷口水就好了……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