慢性子

       昨晚2点才睡,要再晚点倒可以去老徐的博客抢个沙发了。闹铃调在7:41,醒来却逼着自己又睡了一觉,在8:30的时候神经质般一弹,苏醒了过来——才记起9点半学生要来补课,真是烦,周末也不要我睡好!

       赖在床上,告诉自己应该起来了,但身体就是没有行动,让我再谁会嘛,再睡会……可恶的手机响了,NND,为啥我晚上不关机呢?学生打来的电话,说是有两个人病了,问我怎么办?哈哈,这些兔崽子真是聪明,问我怎么办?今天不想来就明说嘛,我管你病没有病呢…… “那,我们今天取消?”甩了电话,我就睡着了,真爽!

       这一觉就十点才醒了,慢慢地爬起来,慢慢地做了两个俯卧撑,慢慢地拉了两下拉力器,再,慢慢地洗了个热水澡,以前女友总会在这个时候享受大火一小时,我就随便点了,中火半小时吧,过程中总是忘不了唱首歌——〈血染的风采〉:共和国的水资源啊,就被我这样浪费掉……

       想想,自己真是一个慢性子的人。以前看一位名家(好象是余华吧)的散文,讲到他不喜欢对奕,因为怕遭到那些慢吞吞、不支脚舞手、不喜形于色之人的毒手。那时我心里就很惶恐,我就是那样的人啊,输了我会愤狠,但面上决无表示,让你也体会不到胜利的爽快;赢了我会蜜糖般高兴,但决计不露出得意的神色,让你知道我有多么地仁慈……想想,真他妈变态。所以,我再也没有跟人对奕过,所以,我不再只听一廉幽梦,除了周烂人,各家各门的摇滚我都去接触。阿Q精神可以用,安慰自己不错,但毒害别人却总是不对的,这,也是前女友说的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