写给猪(3月25)

       说好不写的,可眼看要过了12点,明天,将会是新的一个日子了……

       开始的时候,我正听着动力火车的《当》,很多年前的老歌了,那是那样地动听……

       才发现自己电脑里224首歌全是轻柔、催人泪下的曲子。猪给我短信的时候我正好听着,所以看到那内容我就被可恶的歌声搞得眼泪都下来了。

        应该说今天我是很高兴的,上南山的时候我边走边停,看猪费力地向上爬的样子,很欣慰她最终爬到顶了。在山顶上她吐着舌头告诉我:“妈啊,这么高,这么累,要我一个人绝对爬不上来——不,我一个人根本就不来!”我在旁边看着她笑,心里确实极大地快慰:哈哈,这猪,也不知道以后她走的时候能不能记得那个硬把她拖上南山的大个子?

        本打算进植物园的,却总感觉花40个大洋看那人逼出来的造型不值,所以我征求猪的意思,她懒懒地看了看我手腕,突然张嘴张眼:“天,都四点了啊?不进去了吧?”询问她回解放碑的意思?她点了头。我想猪真是累了,平时的她,哪受过这样的苦啊。上了车就在我肩头死睡了过去,南山下来的路还真是差劲,为了让她睡得安稳些,我极力控制身体不摇晃,哎呀,手都麻了……

        我也不知道这事有多大的复杂性:跟我谈得来的猪太累了没有动听的普通话了,有男朋友的猪在我肩头睡着了,糟糕的是,作为猪的朋友的某个人不知道在啥地方看到我们了……我清楚地记得那晚跟猪聊天我泪挂满面的样子,当然也能看见她在那边悲伤的神色,我们想啥说啥,畅快淋漓。那感觉真好,我感动是因为自己已经记不得这样的感觉是多久之前才有过了,也许,24年都没有过?猪为什么?我没问她。

        猪给我的短信向我展示了一个大大的“烦”字,是她面上的烦,我看得清楚,我看得心痛。是我的错,猪,是我的错。世俗就这样,有快乐就有失落,有得就有失。也许,我们就应该回到朋友的位置上,有意或是无意的“越轨”都会让我们难以承受,那样的压力,本就不是我们想要的。

         写在此处,只是想在以后的某个日子里再能看到自己的心迹,希望已经入睡的猪真能睡得着,希望她能在某次无意识地收索中找到这里、看到我的本意:只想让你快乐,如果肩头的压力太重,给我些吧?想你做我一辈子的听筒,其他的,我已无求,猪~~~放心去飞吧

        结束的时候,我正听着陈倩倩的《婴儿》,同样的动听,猪给推荐的……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