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年我是老师

当年我当数学老师的时候,有教高中的两个班,A班是有希望上大学的,B班是……唔,不可能之任务。

我当时在A班呕心沥血,挑灯夜战,教案写到快吐血了,出考卷,写作业,补课(注:免费),买课辅(我自己垫钱),基本上我把小时候小学作文里面所看到的所有那些蜡烛皮鞭……呃,不好意思说错了,是蜡烛园丁型的老师的事情都做了一遍。

然后在B班,我基本不上课,也不布置作业,就是天天给他们讲故事,讲那些和物理学家有关的故事,有趣的生动的悲伤的色情的都有,放学了就带着B班的小朋友到处去野,在路上看到美女和帅哥就教学生们吹口哨送菠菜,看到好吃的就买一些大家分着吃~

后来毕业了,A班上了七个本一,差不多有30个在本三以上,大概有四五个叫我去喝大学喜酒吧,其余的再无音信了。B班就几个本三的,本二光头了,到现在为止,我吃了不知道多少次他们的酒了——升学、乔迁、结婚(顺便骂娘一下,比老子还快)、生子等等。

后来我到了上海,大家还是在QQ上会时常联系,年前B班一个女学生继承家业,当上了我们那旮旯一家夜总会的总经理,千里迢迢开车来上海,拖我回去说是让我见识见识俄罗斯的……呃……员工,恩,是的,是员工,大家不要胡思乱想。

还有一个B班去了日本的男生,居然帮我搞到了某个我仰慕已久的日本……呃……著名影星的签名照,不管签名是真是假,我都很感动,觉得当老师太TMD有成就感了。

还有学生看到我手机太TMD不像话了,居然还是蓝屏的,就送了我……苹果,恩,就是苹果,是三袋苹果,不是苹果三代,哈哈哈。

还有女生三更半夜打电话给我,聊到伤心处,她就哭哭啼啼地说我都结了两次婚了,哥你怎么都还没结婚啊。

还有……还有……还有……

还有很多故事,但都是B班的,一个A班的都没有……

我有时候就在想,其实老师要教的,真的不是课本,当年我在A班说过一句话,现在我自己都觉得傻B“我这是为你好”,当年我在B班说过的一句话,现在学生还一直遵照执行“别叫我老师,叫我哥”。

下辈子,我还当老师。

您可以RSS 2.0订阅。 留言,或者引用 Trackback

3条评论 »

 
 

发表评论

XHTML:您可以使用以下标签:<a href="" title=""> <abbr title=""> <acronym title=""> <b> <blockquote cite=""> <cite> <code> <del datetime=""> <em> <i> <q cite=""> <s> <strike> <strong>

 
  • Sitemap-google
  • 渝ICP备17004070号-1
  • 渝公网安备 50010502000526号

  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