西游记女儿国国王朱琳为唐僧徐少华独身二十年(转载)

相见难别亦难

   怎诉这胸中语万千我柔情万衷

   他去志更坚只怨今生无缘道不尽声声珍重

   默默地祝福平安:人间事常难遂人愿

   且看明月又有几回圆远去也远去也

   从今后梦萦魂牵

[题记]
喜欢徐少华的朋友没有不喜欢《趣经女儿国》这一集的,我更是看西游记主要就看这一集。徐少华和朱琳确实是演得太好了,他们俩人把一出凄美的爱情悲剧演绎得动人心弦,让人回味无穷。这一集中,他们的每一句对话,每一个表情都令人难忘。就说最后两人并肩而行的那短短一段路,就演绎无限情意。

当女王盖上国玺,抬起那双含泪的眼睛,与唐僧并行在红地毯上时,徐少华微低着头,从他那压抑的表情中可以看到他内心的惆怅。

当女王停下脚步含泪看着他时,他也看了女王一眼,然后又低下了头,把唐僧的留恋与歉疚表现得淋漓尽致。

当他从女王手中接过通关文牒时,他的眼睛却忧郁地看着女王,然后向女王深行了一个礼,抬起头时,依然凝望着女王,接着猛然转过脸,向徒弟们走去,那一刻我感受到了他心底的痛。

当他骑上马,女王一声呼唤,他回了头,却不敢让目光停留,立刻又策马而去。

[上篇]
唐僧的取经之路注定是一条无法回头的不归之路。
自从踏上漫漫征途的那一天,他已经不再是他,他必须放弃自己的思想,放弃自己的情感,一步步向既定目标艰难跋涉。
在自身坚定的取经信念之外,犹如他给孙猴安了紧箍咒一样,他自己也同样被安了紧箍咒,他已经没有选择。
饱经了人间的世态炎凉,见惯了妖魔的狰狞面孔,跌跌撞撞地踏入了西凉女儿国,这片宁静的温柔之乡,不曾想,却邂逅了人生中唯一的一段刻骨铭心的情缘。
王宫大殿。轻烟缭绕,清香阵阵,素日见惯了庄严肃穆的王殿,见惯了威严庄重的王侯将相,今日的大殿好像有些异样,而且踏入王宫,似乎就笼罩了一片暖暖的柔情之中,多少有些惶恐。
低首三次拜见陛下而久无回应,王位上那位高贵的女王到底是何等人物,默默等待之中,心中不免有些忐忑。
原只想和往日一样,例行公事地拿到文牒便继续西行,却不料文牒被女王轻轻放在一边,惊讶之下,却与女王温柔的目光无意相撞,不禁心中一颤,这目光中分明有一种往日不曾遇到的东西,好像那么熟悉,又似乎那么陌生,说不清道不明。
人世间最美好的爱情是一见钟情,而人世间最凄惨的爱情也是一见钟情,因为它犹如烟花,在瞬间的辉煌之后,留下的多半是久久的惆怅和遗憾。

御花园。枫叶似火,草木含情,鸳鸯戏水,清溪潺潺。
习惯了险山恶水,在小桥流水之中与佳人并肩而行,多少有些异样。
走下王位的女王尽显女儿本色,笑语吟吟,脉脉含情。

“御弟哥哥,今日身体可好些了吗?”殷切问候之中,分明饱含深情。
“御弟哥哥,你看那鸳鸯戏水,双栖双飞,何等快乐!”似乎随口之语,却是另有深意。
“御弟哥哥,不去取经行不行?”殷切的目光之中,满含期待之情。
“为什么世间还有象我们这样的孤男寡女,不能成双成对?为什么御弟哥哥甘愿守孤灯伴古佛,单宿单飞呢?”略带哀怨的质问,却又一片柔情。圣僧并非不食人间烟火,以他天资之聪颖,怎不明这旁敲侧击外的深意?
只是,取经重任在肩,唐王承诺在先,不可改,不可违。但,又如何拒绝这殷殷柔情?无奈之下,只得抛出普渡众生的理想作为搪塞,尽管知道它是那么的不堪一击。

果然,这个脆若薄纸的托词被女王轻轻点破:“既然御弟哥哥有如此情怀,那么眼前就有你要挽救的芸芸众生呀!”
无言以对。只得顾左右而言它。
深夜的王宫,灯光摇曳,一片寂静。
满怀疑虑的赏宝之行,最终却步入女王的寝宫。大惊之下,急欲转身离去,纱帐中女王的柔声轻轻飘来:“御弟哥哥,那就请观赏国宝吧!”进退两难之际,珠帘轻启,女王款步走出:“难道,在御弟哥哥眼里,我还算不得国宝吗?”
心神大乱,不知如何回答。偷眼去看轻剪西窗烛的女王,却不料和那绝代的深情回眸悄然相遇,心中那根一直沉寂的情弦剧烈地颤动。默念佛经,强定心神。
多情的女王轻诉衷肠,愿以一国之王,托付终生,与心爱之人双栖双飞。心潮澎湃,感慨万千,说出的却是尘念已绝,四大皆空,但禁不住额头汗珠渗出。这无奈的解释再次被女王一语中的:“你说四大皆空,却紧闭双眼;要是你睁眼看看我,我不信你两眼空空?”色即空,空即色。紧闭双眼,不过是逃避自己,不敢面对现实。心事既被点破,无言做答,额头更是汗如雨下。女王不忍,轻舒玉手,欲拭去圣僧额头之汗;自小深受佛法熏陶,怎敢接受女性如此亲昵之举,急避之间,无意与女王深情的目光再次相遇,如遭雷击,瞬间惊呆,坚定的取经信念刹那间土崩瓦解。
呆坐许久,心潮难平,悄悄擦去额头汗珠。女王软语温存,唐僧一再推让。
女王心伤,话语哀怨:“哥哥,难道你真的不喜欢我吗?”

沉默。还是沉默。该如何回答?又如何回答?
叹只叹,苍天作弄,为何要去取经,为何会闯入女儿国,为何会陷入这情海之中?
佛渡众生,却不能渡己,佛讲不能有爱,无爱又何必有佛?佛在心中,又何必扼杀爱的自由?佛讲缘分,但为何要拒绝这难得的情缘?
平生第一次,对原来坚定的信仰产生了动摇。有心吐出那个字,眼前忽然闪现观音冷冷的目光,不禁心头一惊。
“来世若有缘分……”,语音未落,却被打断女王柔声打断,“我只想今生,不想来世,今生今世,我们俩是有缘分的!”
清香袭人,柔情似水。脑海一片空白,青灯古佛逐渐远去,全身完全熔化在一片深情之中。
自己就是自己,何必在乎如来的威严,何必在乎观音的手段,何必在乎唐王的企盼,他们所要的,不过是一个空的躯壳,哪里是一个真正的自己?为何不能找回真正的自己?为何不能接受人间的真情?
何不……

长亭送别,相望无语,步履沉重,草木含悲,只愿这路没有尽头,能这样一直走下去。
相送千里终有一别。
就此留步,接过文牒,再望那双含泪的双眸,无言以对,心中隐隐做痛。终狠心转身上马,却再听到那声深情的呼唤:“御弟哥哥!”,勒住马缰,再度回首,却不忍再去看那双忧伤的眼睛。
纵马而去,却一直感到背后那深情的目光一直相伴。从今后的取经之路,再也与爱无关。
终于到达西天,终于功德圆满,终于取得真经,终于修成正果。
驾祥云返回故土,脚下昔日跋涉之地一一闪过。

又见那片心痛过的土地,终于又见那水,那园,往事恍如昨日,耳边似乎又响起那首深情的“女儿情”,孤栏旁似乎又见那个憔悴的身影,眼前似乎又浮现那双深情的双目,多想停下脚步,再去看上一眼……
耳边钟声隐约,大唐在望……

[下篇]
二十年后

央视《艺术人生》之《西游记》20年再聚首。
其中当扮演女儿国国王的朱琳一上台就对主持人朱军表示:“其实,自从我一来我的眼里就只有一个人,我的御弟哥哥。”
而她所说的御弟哥哥就是当年和她演对手戏的徐少华。
当被问及有什么话要说的时候她道:“自女儿国一别,二十年不见,御弟哥哥,别来无恙?”说完深情的凝视台下的徐少华。而此时的徐少华已是泪光莹莹。
当被问及为什么感情这么深的时候,朱琳回答:“虽然在剧中是一段有头无尾的爱情,但却成却了一段人间佳话。”
随后朱军问到:“拍《西游记》留下了什么遗憾吗?”朱琳回答:“我没有遗憾,因为我完全沉浸在和唐僧的一段儿女情长中。”接着补充道:“人有很多七情六欲,人生有很多诱惑,像女儿国国那样,识大体明大意,把爱情作为一种追求。一种憧憬应该是进入了一种境界,女儿国国王做到了,我希望我也做的到。”
再看看徐少华似乎在抹眼泪。一句“御帝哥哥,别来无恙”道出了22年后女儿国国主见到她心心念念的御帝哥哥时的无限感慨。一个是深情款款,无怨无悔,一个是泪眶盈盈,无语凝咽。
朱琳至今未嫁,徐少华于去《西游记》剧组3天前结婚.他们谁都没有错,朱琳对自己的爱情负责。而徐少华对自己的家庭负责。他们都有自己应该尽的一份责任,这也是他们的命运。就像唐僧和女儿国国王,他们都有各自的使命。其实,错的不是他们,也不是我们任何人,只能怪天不隧人愿吧。
是啊,千古女儿情,女儿心性有谁知。最后用那首《女儿情》的歌词作为本文的结尾吧。

女 儿 情

鸳鸯双栖蝶双飞

满园春色惹人醉

悄悄问圣僧,女儿美不美,女儿美不美

说什么王权富贵

怕什么节律清规

只愿天长与地久

与我意中人儿紧相随

爱恋伊,爱恋伊

愿今生常相随常随

您可以RSS 2.0订阅。 留言,或者引用 Trackback

发表评论

XHTML:您可以使用以下标签:<a href="" title=""> <abbr title=""> <acronym title=""> <b> <blockquote cite=""> <cite> <code> <del datetime=""> <em> <i> <q cite=""> <s> <strike> <strong>

 
  • Sitemap-google
  • 渝ICP备17004070号-1
  • 渝公网安备 50010502000526号

  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