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里哭醒

        说好晚上再来的,时间还没到。提前来写上我的悲伤……

      “白日做梦”的话我们经常说,偶有发生,今儿我又撞到了一回。四点整躺上了床,也不知道睡了多久,感觉还挺舒服的。感觉突然回到了老家,和爸爸、妹妹坐一起看电视,氛围挺愉快的,妹妹还是一贯地猖狂,总会打断我和爸爸的话茬……爸爸转到了另外一屋,也许是妈妈在叫,没听真切。妹妹还对着电视中的偶像大声咆哮,我以躺在了长椅子上,那感觉就跟床上一样舒服。回头问了妹妹“究竟填了哪个学校?”妹妹突然无声,我的心同她一道掉落进无底深渊……

       等了她很久,她才弱弱地回答我“川师大……”,估计她分确实太低,我坐起了身有点不相信地朝她吼:“别骗我,究竟是川师大还是川师院?”她已完全被我的声势震住,泪红了眼睛回答“川师院!”我猜中了,却没有兴奋,毕竟川师院更低的分数让我失落。突然记起了什么,随口问了问:“是本校吗?”眼泪掉了下来,她无助地回答我:“填了鸡西学院……”我狠狠地倒下来身子狠狠地哭了,比她还凄惨,鸡西学院?连方向我都搞不正确的鸡西学院?

      当然这只是梦,我亲爱的妹妹马上大四了,成都中医药大学,一个不错的学校;营养师,一个大有前途的专业。我不知道梦想给予我什么启示,给了我这样一件事实让我在梦里狠命地哭!居然还挺喜欢在梦里哭的感觉,可以象儿时那样咧着嘴巴吼,下巴颏上还挂着鼻涕,泪水一直流过耳垂,用冷冷的感觉冰醒我,然后发现自己原来哭得这样凶,居然怎么也忍不住,居然哭醒了,但是还不知道自己是在做梦还是真的在哭,走到卫生间开着灯,对着镜子大量了自己半天,眼睛红红的,泪水还没干。在梦里哭,在梦里哭醒,记忆中有了那么好几次,这次最深刻,以至于我可以清晰地记下来。回到床头,看了下手机刚好六点整——不错的两个小时睡眠!

      为什么会做这个梦呢?只是因为想哭缓解压力,还是怀恋家人怀恋500公里外的那个家?也许又是枯燥生活中一笔精神的财富,又是年长之后,可以翻阅起自己的某段年轻。却希望只是幻化作一段文字的回忆,偶尔刺激一下麻木生活中的自己……

      又要累了,学生们来了。这一次,还是晚上见!

您可以RSS 2.0订阅。 留言,或者引用 Trackback

发表评论

XHTML:您可以使用以下标签:<a href="" title=""> <abbr title=""> <acronym title=""> <b> <blockquote cite=""> <cite> <code> <del datetime=""> <em> <i> <q cite=""> <s> <strike> <strong>

 
  • Sitemap-google
  • 渝ICP备17004070号-1
  • 渝公网安备 50010502000526号

  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