他们和我们

很久很久以前,有一个神奇的王国。王国里有两种人,一种叫我们,一种叫他们。他们统治着王国,我们是王国的子民。

在这个王国,他们有几个论调:

论调一:他们永远伟大、光荣、正确;
论调二:是我们选择了他们;
论调三:要坚定不移地坚持他们的领导。

有聪明人感慨,历朝历代出现过不少无耻的皇帝,但再无耻的皇帝也不好意思自己大吹法螺,要标榜自己也得假托他人之口,说“皇上圣明”、“鸟生鱼汤”的都是臣民。有的马屁拍过了头,皇帝还得推辞一番。到了这朝,气象焕然一新,拍马屁的和受马屁的,是同一拨人。连支山歌,都是自己唱给自己听的。

他们还有一个论调:是他们代表了我们的根本利益。又有聪明人暗自嘀咕:你们把我们自己的根本利益还给我们就行了,不用麻烦你们来代表。但他们不依,非要强行代表不可,还专程颁布了一个根本大法,名叫宪法。宪法有两大要旨:

第一,他们代表了我们的根本利益,他们来统治王国;
第二,我们拥有一切权利,但凡人类拥有的权利我们都有。

这个法律一颁发,我们都很欣慰,他们也松了一口气,遂一鼓作气推出形形色色的其它法律,并宣称自己是一个法制王国。他们表示:专制和法制是可以并行不悖的,“这就是我们的二进制”。于是有人污蔑它是一个很二的王国。

有一天,我们里面有个姓刘的疯子一时心血来潮,把宪法里赋予我们的权利抄录了一遍,贴在城门上,大声叫嚷:看一看啊瞧一瞧啊,我们有这些权利哈……我们都是爱看热闹的游民,便在周围起哄,有说“沙发”的,有说“顶”的,有说“强贴留名”的,还有说“打酱油”的。

正当我们说得热闹,他们不乐意了,当场将刘疯子逮捕——他们没有将他当场格杀,已然充分体现了法制、人权及巨大的优越性。没几天,城门口就贴出了告示,刘疯子以涉嫌煽动颠覆他们的政权和推翻优越的社会制度被判刑。

有聪明人据此总结了王国宪法以下各种法律的用途:一、给外国人看;二、给自己写白皮书用;三、给法官更多操作空间;四、给司法考试增加难度;五、保护他们;六、打击我们;七、告诉你宪法当不得真。

您可以RSS 2.0订阅。 留言,或者引用 Trackback

发表评论

XHTML:您可以使用以下标签:<a href="" title=""> <abbr title=""> <acronym title=""> <b> <blockquote cite=""> <cite> <code> <del datetime=""> <em> <i> <q cite=""> <s> <strike> <strong>

 
  • Sitemap-google
  • 渝ICP备17004070号-1
  • 渝公网安备 50010502000526号

  •